首 页 最新公告 杂志介绍 征稿启事 投稿须知 期刊目录 期刊收录 在线投稿 联系方式
  版权信息

主      管:中国教育学术委员会
主      办:世界科学教育出版社
编      辑:《中国教师教学研究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杂志编辑部
社      长:黎炳森
总      编:文  财
副  总  编:张晓红
编辑部主任:孙晚荣
外联部主任:罗春岭

顾      问:林长春 郭  刚 郝  林
编      委:(排名不分先后)

李永晓  宁东林  王 黎  裘连平
周士任  王 旭  王 峰  李中林
任慧娟  郭 峰  赵 刚  杨 桂
钟亿群  姚晓霞  史文军  刘晓华
投稿  邮箱:zgjsjxyj@126.com
网      址:www.jsjxyj.com
出      版:《中国教师教学研究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杂志

 
  相关证书  
  友情链接  
·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
·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
·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
·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
·中国科学院
  热点新闻
首页 > 刊社动态 > 热点新闻 
 
 
重点中学办“出国班”渐呈燎原之势
 
     
   

 近年来,高中“出国班”在北京、上海、无锡等大中城市纷纷亮相。这些“出国班”尽管年收费高达10万元左右,但家长和学生仍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家长们为什么竞相把孩子送进“出国班”?重点高中争办“出国班”是否涉嫌挤占公办教育资源?“出国班”对国内中学和高等教育体制带来哪些冲击?围绕一系列疑问,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进行了追踪调查。

    重点中学:争办“出国班”仍难满足需求

    “我们今年毕业的中学生,绝大多数已拿到美国排名前50位高校的录取通知书。”据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梁宇学介绍,该校是北京市较早开办中外课程合作项目的公立学校。他们创办的中美高中实验课程项目班,从2008年至今已招生三届,共计183人。

    像首都师大附中一样,国内大中城市重点高中办“出国班”渐呈燎原之势。据记者了解,仅在北京,就有北京四中、十一学校、北大附中、人大附中、北师大实验中学等多所重点高中办了中外课程班。这些“出国班”收费不菲,每年学费少则8万元,多则14万元。

    “我们开办这类项目班,目的是为我国高中课改向纵深发展提供经验。”梁宇学说,学校立足探索国际型人才的培养模式,引进了国外先进课程和先进教学方法,培养具备学术潜能、国际视野、创新意识等综合能力的“国际一流优秀高中生”。

    首都师大附中的“出国班”与美国德怀特中学合作办学,中美课程比重为11,学生既要学习中国高中课程,又要学习美国高端高中课程和大学先修课程。两所中学分别颁发毕业证。

    “对中国高中课程的学习,要求达到会考水平。以会考为目标和以高考为目标的学习性质不同,二者差距在于有没有题海战术。”梁宇学说,“以会考为目的,能释放出一半的学习时间。这些学时正好由美国课程充填,使学生有能力提前消化大部分去美国学习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据了解,首都师大附中每年的录取分数线在530分左右,而上中美高中课程合作班的学生分数线最多可降30分,但要求英语成绩优等。“项目班推进三年来,每年招生人数递增,现在只能控制人数,因为满足不了需求。”梁宇学说。

    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,近年来我国中学生留学每年以20%的速度增长。留学生由以前的本科毕业,继而本科一二年级,发展到高中留学,甚至初中、小学出国留学,出国“低龄化”渐成趋势。

    学生和家长:我们为何绕过高考“独木桥”

    在首都师大附中“出国班”,记者旁听了高二年级的微积分课,发现是纯英语教学,外教诙谐幽默,课堂气氛十分活跃,学生兴趣很浓。

    班内一位高中生坦言:“在国内,经常有大学生当保姆、当淘粪工之类的新闻曝出,感觉国内一些高校学术气氛不浓、缺少社会实践活动、缺少创新能力的养成教育等。这让我们觉得上了大学用处不大。”

    该校“出国班”一些学生家长认为,发达国家的教育体制比较成熟,学生来自世界各地,更尊重学生个体特点。“社区服务也算学分;学习态度也算学分;和老师的答案不一样,但只要自圆其说也加分……这样的教育,让人感觉你被尊重,很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让孩子选择高中‘出国班’,就是为了绕开国内高考。”北京市民李先生的女儿去年进入美国匹兹堡大学分校读书。他说,孩子学习成绩中游,如果参加国内高考只能考取一般高校。而除了北大、清华等少数名校,国内不少高校课程老化、管理落后,已沦为“成年人的托儿所”。

    一些家长还表示:“许多国外高校可以考多次,选一个最好成绩;而国内高考一锤定音,孩子压力太大,身心备受影响。我们不想让孩子过这样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梁宇学等名校负责人说,中国是“大国办教育”,要实现不同层次教育的精细化,需要时间。近年来,对教育需求的多元化,催生了不同的办学模式,国内高考的“独木桥”被逐步打破,应视为教育改革的进步。

    教育专家:“出国班”挤占“公办教育资源”?

    针对高中“出国班”渐热之势,熊丙奇等教育专家表示,这种“出国班”主要出自对“留学热”的呼应。自2003年以来,我国赴英、美、加、澳读本科的学生数量持续增长,占到了所有出国留学人员的五成。

    据调查,公办高中开办“出国班”有两种情况,一是通过中考选拔,这种班相对规范。另一种情况是学生不参加中考直接招生,这些学生没有中国学籍,只能参加国外高考,属非学历教育。

    名校争办“出国班”,引发社会对“挤占公办教育资源”的担忧。熊丙奇等教育专家认为,作为非义务教育的“出国班”,受教育者有需求,学校提供这类教育服务无可厚非,不能简单地指为挤占资源。当然,因为收费高,有的学校把相对好的师资放在“出国班”,就会影响本部的师资配置。另外,有些学校的“出国班”从高二才分出来,占用了国家拨付的生均经费,有挤占国家教育资源的嫌疑。

    对此,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一些优质高中办“出国班”符合北京市教育规划纲要的精神,北京市支持首都高校、高中与国外知名学校通过多种方式合作办学,探索合作办学新机制和新模式。但教育主管部门会严格审批,规范管理。

    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也认为,优质高中开设国际合作课程,符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的“扩大教育开放”精神。这类办班的课程探索,为高中课改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。

    有关专家还指出,中学争办“出国班”尽管有不规范之处,但它从一个侧面凸显教育改革的迫切性。改革高考制度,扭转中学应试教育局面;改革高等教育,提高大学办学质量,已成当务之急。

 

 
 
 
 
 

中国教师教学研究杂志 投稿邮箱:zgjsjxyj@126.com  

京ICP备100509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