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最新公告 杂志介绍 征稿启事 投稿须知 期刊目录 期刊收录 在线投稿 联系方式
  版权信息

主      管:中国教育学术委员会
主      办:世界科学教育出版社
编      辑:《中国教师教学研究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杂志编辑部
社      长:黎炳森
总      编:文  财
副  总  编:张晓红
编辑部主任:孙晚荣
外联部主任:罗春岭

顾      问:林长春 郭  刚 郝  林
编      委:(排名不分先后)

李永晓  宁东林  王 黎  裘连平
周士任  王 旭  王 峰  李中林
任慧娟  郭 峰  赵 刚  杨 桂
钟亿群  姚晓霞  史文军  刘晓华
投稿  邮箱:zgjsjxyj@126.com
网      址:www.jsjxyj.com
出      版:《中国教师教学研究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杂志

 
  相关证书  
  友情链接  
·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
·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
·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
·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
·中国科学院
  热点新闻
首页 > 刊社动态 > 热点新闻 
 
 
武汉“奥赛”越禁越热 多名小学生一天赶考两场
 
     
   

    今年1月,武汉市唯一一个公办性质的小学奥数竞赛项目——“走进数学王国电视邀请赛,被正式从竞赛目录剔除;今年3月,武汉市教育局宣布:严禁把社会性学科竞赛(如小学奥数竞赛等)成绩与民办学校入学挂钩。禁令余温犹在,小学奥赛市场却越来越热。昨日,武汉市约有3000余名小学生赶考老希望杯”“惟乐杯两项数学竞赛,许多孩子一天考两场。那么,江城小学奥赛热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条?

 

小学奥赛上演车轮战

    昨日上午9时,在中国地质大学汉口分校校园内,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(老希望杯”)惟乐杯全国数学与生活邀请赛同时开考,不同的是年级不同。考了一天,上午考惟乐杯,下午考老希望杯,人都考晕了。考试结束,得知可离开考场,常青一校6年级小学生张浩(化名)抓起书包就冲出了考场。

    记者了解到,老希望杯”“惟乐杯均为武汉一家培优机构承办。其中,惟乐杯奥赛是今年首次大规模组织比赛,从汉口赛场安排表来看,参赛人数多达1100多人,仅小学3年级就有203人参考。租一处场地,搞两场考试,3—6年级小学生分时错开考。一天之内,小学奥赛上演车轮战,可把孩子考苦了黄陂街小学一位家长说。

    记者在现场看到,由于小学奥赛有低龄化趋势,不少3年级小学生也加入奥赛阵营,加上参考学生、送考家长太多,每场考试结束频频上演手机寻人老爸,你在哪呢?我怎么没看到你?”“儿子,你下来了么?”……数千家长、学生混杂在一起,人们不得人利用手机寻人

    我把我的手机给儿子了,等他考完后,直接打电话到他妈妈的手机上,就能顺利找到我们了。大兴路小学一位家长说。另一位老奶奶因考后找不到孙女,吓得双腿发软,险些瘫倒在地上。下次还让他父母来送考,这么多人来赶考,我生怕把她弄丢了。她说。

12岁学生连考11场奥赛

    每年3月、4月,是武汉市的小学奥赛月,今年同样如此。从36开始,到416,每个周末或假期都有奥赛。奥赛主办方好似商量好的,没有一场比赛时间相撞。每个周末都有小学奥数竞赛,即使连法定假日清明节也不例外。在赛场外,育才小学一位家长肖妈妈翻开奥赛日记本,上面特意标上每个奥数的竞赛时间。小学奥赛月终于快过完了,下周还有最后一场——华杯赛。

    记者在肖妈妈的日记本上看到,36是数学资优生测试,13日是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,19日是新星杯,20日为创新杯,26日是学用杯,27日是新希望杯,45是省奥赛,10日是老希望杯惟乐杯16日是华杯赛。

    记者了解到,目前,武汉市小学奥赛共有10场,全部是民间赛事。为了多拿奖证,除了走进数学王国外,10个民间奥赛全部给孩子报了名,有的赛事分为初赛和复赛,这样算来,读六年级的孩子要参加近20场比赛。肖妈妈说,这两个月,她和女儿都感到很痛苦,但为了升学加砝码,只好忍了。三年级培养兴趣,四年级打下基础,五年级开始冲刺,六年级收获成绩。肖妈妈说,女儿从三年级开始在外培优奥赛,按照16节课400元计算,一年的培优费是1600元。六年级这一年,为了孩子能多拿点奖,分别参加了两个培优班,到目前为止,已经花了3000多元。寒暑假参加一对一小课培训,200元一次,前前后后一共也投了近2万元。这还不包括资料费、参赛费,来回接送孩子学习的费用。为了奥赛,我们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,孩子也是不堪重负,她才12岁呀!

许多学生成陪考生

    昨日上午,记者透过窗户在一楼某考场内看到,四五名考生在考场内交头接耳、左顾右盼;考试结束的铃声还没响,有的考生已在走廊上来回走动,家长则在窗外跟考场内的考生打着招呼。考罢后,一女生笑道,我们考场都闹死了,结果,监考老师还望着我们笑。

    昨日下午2时许,开考仅仅30分钟后,记者透过窗户查看一楼某考场,有近三分之一的考生成陪考生:一间40余人的考场有3人缺考,4名小学生趴着睡觉,最后一排一名女生盯着试卷发愣,中间一排两名男生拿起小刀和笔做模拟机枪扫射状都是邀请赛,考场制度一般都不会太严格,监考老师好像也是大学生。考场外,一位家长刘先生说。每个周末要培优,还要做奥赛题,昨晚就是做得太晚了,今天考起来没精神。大兴路小学邓捷一边走出考场,一边嘟哝着嘴说,他学奥数是看到班上许多同学在学,加上父母也动员他来学,其实,我对奥赛没太大兴趣,最感兴趣的是画画。”“奥赛的难题、偏题,只是数学里的杂技,对多数小学生没有多大意义,得益的只是借机在孩子身上赚钱的人。一些社会人士呼吁:奥数等竞赛弊大于利,相关部门应禁止其继续举行。

考生为何越禁越多

    那么,为何小学奥赛屡禁不止?在教育部门严令之下,今年,民间还新增了一项小学奥赛,且人数呈上升趋势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虽然家长们都积极带孩子参加比赛,但不少人表示,他们并不赞同孩子从小参加奥赛培优班,没办法,都是被逼的。

    家长们告诉记者,奥赛培训班的获奖证书已经成了一些知名初中的敲门砖:某中学只认某杯,某某中学只认某某杯……孩子叫苦,家长叹气,如此恶性循环何时才是尽头?汉口的女士建议,要么封杀奥赛,要么恢复小学升初中的考试,只用考一次就行。

    按规定,小升初说的是取消了统一测试,但偷偷摸摸的各种考试更多了,用来证明孩子成绩的小学奥赛也多了,孩子反而更累了。女士说,她的孩子也加入了培优大军,他每天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,还要做奥赛练习题,经常参加各类竞赛,实在太累了!

    昨日,武汉某初中校长表示,因为武汉市严禁举行小升初选拔考试,为招到优质生源,不少学校依托社会培训机构,通过各种竞赛揽才,包括数学竞赛证书,家长们所说的名校招生看奥赛获奖证书的现象确实存在。

    一名奥赛教练也告诉记者,培优机构之所以热衷举办各种赛事,是因为可以从培训中分得一杯羹。据不完全统计,近几年来,武汉市每年小学毕业生为7万人左右,而每年参加各类数学竞赛的小学生达3万多人。

奥赛成绩不能挂钩小升初

    昨日,武汉市教育局有关人士表示,小升初不得将奥数等竞赛成绩作为升学依据,初中学校委托社会培训机构组织学科能力测试,或通过其竞赛成绩挑选生源,均属于违规行为。教育局已发出通知,任何社会办学机构提供的学生考试成绩,均不得与民办学校入学挂钩。

    由于缺乏切实可行的行政手段,叫停奥赛较难,培训市场在短时期内不会降温。汉口一位奥赛教练表示,作为重点中学而言,优质生源是其生命线,即使培训机构不组织大型竞赛活动,重点学校也会委托培训机构组织所谓的测验,物色具有数学天赋的学生。

    如何真正叫停奥赛?武汉市教科院一位专家认为,只有彻底斩断奥赛和升学的利益关系,并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,才能让学生和家长不再把奥赛当作敲门砖

 
 
 
 
 

中国教师教学研究杂志 投稿邮箱:zgjsjxyj@126.com  

京ICP备10050959号